第10章 拿出轨证据挨打 他

都市婚恋字数:3043更新时间:2017-05-02
  “下面宣布一下对夏雨考核剽窃事件的处理方案,夏雨坚持自己没有剽窃,公司决定给她一次证明自己清白的机会。”领导面对所有人说完,看向我。  “公司是这样决定的:如果你在一个星期内能拿出5件让设计师都满意且可以做成成品的设计稿,公司将相信你,升你做设计师。夏雨,你愿意证明吗?”  一个星期5件作品,对于我们这些设计师助理来说,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。  没有人觉得这样的决定有什么不公平,先前鄙视我的同事们没有人提反对意见,皆一副到时候看好戏的模样。  我没想到,我什么都没有说,余天擎就给我想好了让所有人都接受的解决方案。  他竟然相信我能做到!  我看着他,心脏忍不住的收紧,再收紧,激动又动容,“我愿意!”  证明自己的清白,升级设计师!  我感觉浑身都充满了战斗的力量,差点兴奋的双手拍在一起。  “其他人工作,夏雨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”就在我兴奋中,余天擎冷冷的丢下这句话,转身走了。  我雀跃的心一下子就狠狠的咯噔了下。  ————  我硬着头皮走进余天擎的办公室。  “过来!”冷冷的两个字,不容反驳。  余天擎一脸怒色的看着我,一副我再不过去我就死定了的架势。  我知道,我过不过去都是死定了。  我不想死得太难看,不等他请,自己走了过去,咬着唇犹豫着要不要主动解释。  我虽然说了他是弯男,可是,那个他可以代表很多人啊?  余天擎一把就将我拉了过去,让我坐在了他的大腿上。  我本能的想跳起,却被他按住身子,手探向我身上的敏感处,话语带着危险的气息:“弯男?!看来我还没有让你深刻的认识到我的性取向…”  我的脸一下子滚烫,舌头有些打结:“你误会了,我说的不是你。”  “那你说的是谁?!”余天擎手拖起我的下颚,目光凛凛的看着我。  我感受着他浑身散发出的危险气息,心跳乱了节奏,慌乱中,我随口找了个挡箭牌:“叶子风。”  我刚说出口,余天擎的脸色骤然冷冽,捏着我下颚的手猛的一紧,一双眼睛似是要喷出火来:“在我的身上,你还敢想着他?!”  明明在说弯男的事,怎么就变成想叶子风了?!  聊天能不能有点逻辑!  眼看一句话惹怒了余天擎,我慌忙解释:“没有,我绝对没有想他,我最多就是诅咒他变成弯男,从此断子绝孙…”  即使我狠狠的诅咒了叶子风,我依旧没能逃脱掉余天擎如狼似虎的惩罚。  我再一次用嘴解决了他的生理需求,在他的办公室里!  完事后,余天擎提起裤子,双手撑在办公桌上,将我圈在他的双臂之间,不足半尺的距离里,邪佞佞的看着我:“你看,我的性取向还正常吗?”  我看着他,脑海中只有两个字:禽兽!  就怕他再让我伺候他一次,我看着他无比肯定的回答:“正常,太正常了。”  余天擎直直的盯着我看了2秒,不带一丝情感色彩的道:“如果还有下次,我不介意当众证明!”  当众上演限制级?!  若不是余天擎看着我的目光太过于冰冷,我一声‘变态’差点就脱口而出。  我相信他说到就能做到,为了避免再次惹怒他,我陪着笑脸保证绝对没有下次,趁着他整理衣服的间隙,丢下一句:“余总,你要是没有其他事情吩咐,我就先去工作了。”仓皇而逃。  ——  想到我未来的命运就在这一个星期里,我一回到办公室就开始着手准备我的作品。  除了罗杰过来鼓励了我两句,其他的同事,都用看笑话的眼光等着看我笑话。  我想着割脉自杀时心酸心恨的一幕,告诉自己这次一定要证明自己的能力。  除了吃午饭的时候,其他的时间,我都在画稿。  下班后,我本来是想直接回家继续画稿的,结果,在路上看着别人家父母拉着孩子有说有笑的画面,我打算先去医院看看我妈。  我不祈求她现在就能原谅我,我只想看看她,看着她是健康的,看着她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,我好放心。  即使哥哥说出我是爸妈捡回来的气话,我还是相信,他们总有一天会原谅我,会让我回家的。  可等我赶到医院的时候,我妈住的病房早就换了人。  当时医生说要住院半个月,这才10多天,怎么就不再了?  我正准备去护士台问问,手机响了起来。  余天擎给我打电话,让我立刻过去找他。  从医院到他说的酒店,坐公交车不堵的情况下,要20多分钟。  他只给了我半个小时,要是堵车的话,哪里够?  我已经几次体验到惹怒他的后果,当下不敢怠慢,拔腿就往外跑。  路上我给我哥打了个电话,结果,电话接通了,传来的是我嫂子李静的声音,那声音,恨不得将我杀了,“夏雨,你听过农夫和蛇的故事吗?!你就是那毒蛇!爸妈好心将你捡回来!到头来,你却害死了他们!你是夏家的仇人!以后,别再打电话过来了!”  李静说完,啪的就挂了电话。  我坐在公交车上,看着窗外落暮的天,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。  怪不得妈妈不在医院了,原来她也死了。  嫂子也说我不是他们亲生的,难道我真的是他们捡来的?  可从小到大,我明明是最受宠爱的那一个…  ————  因为是下班高峰期,我赶到酒店门口,已经是40分钟后。  我站在酒店门口,都能够想象到余天擎看到我将我生吞活剥的样子。  他没有给我打一个催促电话,无疑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。  我收起自己的悲伤,深呼吸一口气,挤出笑脸,正准备往里面走,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。  我忍不住的回头,就见叶子风揽着唐莹,唐莹靠在他的怀里撒娇。  想到我爸妈就是因为他们死去,我浑身的血液顿时沸腾起来。  “老公,最近你妈都不让我们住一起,我都快受不了了,今晚我们在酒店住好不好…”  “我妈还不是为你肚子里的孩子着想…”  “孩子,孩子,因为这个孩子,我们连夫妻之事都做不了了,我还不如把他打了…我明天就去打了他。”  我正紧紧的捏住手指,控制不住的要上前,唐莹突然从叶子风怀里挣了出来,生气的看着叶子风。  我的脚步因为她刚刚说要打掉孩子的事顿了下来,心里有些不淡定起来。  她若打了孩子,我要拿什么证明叶子风出轨?怎么夺回家产?  一想到叶子风害我失去至亲,还霸占了我的一切,我就恨不得让他立即受到惩罚。  我不能让唐莹打掉孩子,还必须拿出孩子是叶子风的证据。  怎么办?  我恨意翻腾间,忽然想到上次在网上搜寻到的拿证据办法,趁他们没发现我的时候,我很快的拿出手机,找出录音界面,点了录音后,拿在手里,上前嘲讽唐莹。  “要打掉孩子,该不会这孩子不是叶子风的吧!”  唐莹看到我,先前对叶子风的生气模样立马没有了,她挽着叶子风的胳膊,立马梨花带雨起来:“老公,我的第一次都给你了,我也只有你这一个男人,她竟然说我怀的孩子不是你的,我不想活了我。”  “宝贝别哭,老公相信你。”叶子风温柔的安慰了唐莹几句,上前拉住我的胳膊,将我推到唐莹面前,用几近命令的口吻冷冷道:“夏雨!给莹莹道歉!”  我看着他对待我和唐莹截然不同的态度,直觉刺眼又刺心。  我对他五年的感情,抵不过唐莹对他的几个月!  想到正事,我紧了紧手中的手机,冷讽的问:“叶子风,你确定唐莹肚子里3个多月大的孩子是你的?”  “我TM当然确定!”叶子风几近怒吼,一副要将我撕了了模样,“莹莹是一心一意爱我,不像你TM那么不知羞耻,放荡的恶心!”  我被叶子风的话一刺激,血液一下子蹦上了脑门,忍不住的仇视着他,“恶心?!你住着我房子的时候怎么不觉得恶心?!你开着我车的时候怎么不觉得恶心?!霸占着我的财产去泡女人,你才是最恶心的那一个!比小白脸还要恶心!”  叶子风气抽着唇角,抬手就扇了我一巴掌,紧接着就要扇第二个。  他速度太快,我捂着疼痛的脸,来不及闪躲,下意识的闭上了眼。  等了1秒,意向中的巴掌没有落下,我微微撑开眼,只见一条长腿伸出来,一脚踹在了叶子风的肚子上。  我回头一看,是余天擎,鼻子陡的泛酸,心中五味陈杂。  他总是在我需要的时候,出现的那么及时!  像个合格的男朋友,可我们偏偏只是契约关系…  他没有看我,冷着一张脸,又狠狠的踢了叶子风几脚,踢到叶子风狼狈的倒在地,才冷冷的警告:“以后,你最好别再出现在夏雨面前,否则我见你一次揍你一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