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含冤而亡

古代言情字数:1306更新时间:2017-09-04
  苏府后院的柴房内,一个瘦弱苍白的小姑娘被打得混身是伤,奄奄一息,虚弱的她,还在用最后一口气,向站在不远处,拿着皮鞭的苏家大小姐求饶,希望她能放自己一条生路。  “大姐,求求你,不要再打了,我与太子殿下,真的什么也没有,只是碰巧遇上,说了几句话,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  苏静贤拿着皮鞭的手指在收紧,用一双怨恨的眼睛,死死的瞪住她,“一个庶出的贱丫头,野心还蛮大,明知道皇上已经赐婚给我和太子殿下,你竟还敢勾搭我的未来夫君,你说,我能容你吗?”  话落,皮鞭挥舞,唰唰的往苏静心身上招呼,娇嫩的皮肤被抽得皮开肉绽,凄凉的惨叫,在静谧的夜晚,格外刺耳。  不知道抽了多少鞭子,直到她怒火平息,才收了手,刚才还能虚弱呼救的小人儿,软软的耷拉着身子,一个丫头伸手试了鼻息,吓得倒抽了一口气,“大小姐,三小姐好像断气了!”  苏静贤缩回手,换了楚楚可怜的模样,转身唤道,“娘,女儿好害怕,还没怎么打,三妹就……就断气了。”  大夫人见事已此至,多说无益,当下让几个家丁,将苏静鹿用草席一包,运出苏府,扔出城外野树林。 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,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,一只受惊奔跑的小鹿,跌跌撞撞的在林间奔跑,小鹿的身后,唰唰的箭雨,密密的追着她,小鹿已经尽力躲避,但瘦弱的身子还是被箭扎中,倒在地上,疼痛让它混身颤抖,挣扎着想逃走,但却无法动弹。  一个男人飞身下马,查看小鹿的伤情,高兴的喊道,“王爷好身手,这一箭,正中了它的心脏,可惜是个雌鹿,没有鹿茸!”  龙锦逸纵身跳下马,一身白衣胜雪,绣花的襟口与袖口,都十分讲究,俊朗的面容在月光下,泛起一层柔光,他便是东境国,最低调的逸王,连为太后打鹿茸这种事,也挑在深夜。  “既无鹿茸,那便没什么价值。”  龙锦逸正准备离开,突然发现小鹿的不远处,还有一具尸体,虽用草席包裹着,却露出了半边身子。  “王爷,可能城内大户人家的丫鬟,受了责罚,屈打致死,这种事时常有之,扔在这里,也是喂野兽的。”  “好生安葬吧,总归是一条性命。”  “是。”  无踪将草席盖好,尸体突然动了一下,再用手一探,刚刚明明冰冷的尸体,竟然又有了一丝温度,脉搏和心跳虽很微弱,但也有了,他惊喜的禀告,“王爷,此女还有一口气?是救还是给她一个解脱?”  三日后。  逸王府后院,一个呆萌水灵的少女正在享用午餐,满桌都是丰盛的美味佳肴,让她吃得泪流满面,混身发抖,心里在狂喊,“天啊,怎么会有这么美味的食物?”  作为一只修行了三百年的鹿妖,她竟然第一次吃到如此美味,前面那三百年,算是白活了,怪不得所有的兽,都想修成人,因为人类实在太幸福了,可以天天吃肉。  一旁的丫头们都惊呆了,刚醒过来的少女,简直不是人,上了五盘红烧肉,两盘烧鱼,还有一锅野菇汤,她竟然一个人全吃了,连盘子都舔得干干净净,这是想撑死自己的节奏吗?  站在院外的龙锦逸,将这一切看在眼中,眉头微微拧起,无影小声禀道,“王爷,查到这位小姐的下落了,并不是富贵人家的丫头,而是苏丞相家的三小姐!”  龙锦逸嘴角溢出一丝冷笑,“苏家的三小姐,怎么会受那么重的伤,丢弃在荒郊野外?”  “据属下打探,是苏家大小姐苏静贤所为,怀疑三小姐与太子殿下有私情……”  龙锦逸听完,忽然想起来,就在前几天,他在御书房外,偷听到太子与皇上之间的对话。
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