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5章 傻子被真相了

古代言情字数:2031更新时间:2018-01-06
  第35章  “嗯?”见轻舞一副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慷慨赴死的气概。锦王就拧起俊眉。嘴唇里挤出一个字,不冷不热,毫无温度,却仿佛能摄走人的魂魄一般。  轻舞的肩膀在微微的颤抖。  “轻舞,你不怕死,你怕不怕你哥哥,你的九族因你而受牵连?”锦王不疾不徐,慢条斯理道。  如平地一声雷,将轻舞炸得一脸懵逼。  她可以为锦王妃死,毫无足惜!  可是她的九族,因她而受到牵连,那她的罪过就太大了。  轻舞想,锦王妃也一定不希望看到这样惨烈的结局。  咬咬牙。轻舞扑通一声跪在锦王面前,梨花带雨的求饶道,“殿下恕罪。奴婢……奴婢犯了欺君之罪。请殿下恕罪。”接连给锦王磕头。  锦王桃花灼灼的眼眸里,蔓出笑意。出口。却不怒而威,“恕你无罪也不是不可以。那得看你的表现了。把你知道的。关于锦王妃的事情。一五一十的向本王禀来。”  轻舞抬起泪眼,哭哭啼啼道,“是,小的不敢隐瞒。”  然后追忆起自己第一次见到锦王妃时的情景……点点滴滴,揉碎道来。“殿下,小的确是犯了欺君之罪,因为小的不懂医术。”  虽然意料之中,可是亲耳听到,锦王依然震惊不小。  “你不会医术?那当日救信陵侯家小公子的又是谁?给本王解毒的又是谁?”气势如虹,咄咄逼人。  轻舞道。“殿下,救信陵侯家的小公子的人,是锦王妃啊。当日给你解毒疗伤的人,也是锦王妃啊!”  “骗人!”锦王勃然大怒,几预拍案而起,“谁不知道锦王妃是天生的傻子,她哪里懂什么医术?快说,你背后是不是另有其人?”  “没有,殿下,奴婢指天发誓,奴婢说得句句属实,绝对没有半点谎言。”  巨大的惊憾,将锦王击得懵了。  无数次推断中,明明只有这样的结论才符合事实,可是他就是不相信这个结果。因为锦王妃是傻子的定论深入人心。  帝都盛传,镇国府三小姐天生痴傻。竟不知,传言有误。  她痴傻的外表下。竟然有如此精湛的医术。  就是不知道,她为何要装傻充愣?  还是说,她智力超群,性格却……本就如此,疯癫无常?给人假象?  让他完全相信她不傻……有点难以接受。像她这样抽风起来不要脸,粗暴起来赛金刚,撩起男人无下限的女人,毕竟太极品了,只有傻子才这样没节操吧?  “轻舞,本王问你,锦王妃为何要装傻充愣?”  轻舞微楞,望着锦王。  也难怪锦王发出此问,毕竟锦王妃装傻充愣的本领简直是一流。演技赛过医术,而且谋略过人。让锦王完全逮不着漏洞。  轻舞最惧怕的无非就是欺君之罪,至于这种问题,不涉及她九族安全的问题,她就不会大方到友情赠送一套答案了。毕竟,在她眼里,锦王妃才是她的正主。  轻舞装出认真思考的模样,良久,深思熟虑道,“殿下,奴婢不知。”  锦王兀自陷入了沉思中。  轻舞是真不知还是假不知,他都一样问不出答案来。这个丫头的心,全部在锦王妃身上。  也不知那傻子有什么魔力,竟然让轻舞对她死心塌地?  “轻舞,今日的事,切记不可告诉任何人。至于锦王妃那边,你还继续伺候她。关于我调查她的事,你要守口如瓶。否则爷唯你是问。”  “诺。”轻舞弱弱的应下来。  锦王又道,“锦王妃昨夜爬墙出府,想必是来寻你来了。轻舞,你赶紧去找她。找到她以后,将她带回王府。”  轻舞听说王妃爬墙找她,登时感动得热泪盈眶,那么高的院墙,王妃千金之躯,要是摔坏了怎么办?  轻舞应下来,此刻的心巴不得早点飞回王妃身边。  锦王示意阿九带轻舞离去。自己则楞楞的发起了呆。  想到那个傻子其实并不傻,可是她却能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救人,并顺利的瞒天过海,这谋略,令人敬畏。  想到她借着痴傻的盾牌,将嫡姐凤瑟鸣一击必杀,这城府,高深莫测。  想到她与宣平一面之缘,只因为宣平对她和七公主出言不逊,她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识破宣平的过敏体质。并且对她小惩大诫。这医术可谓神乎其神。不过她的心胸,却让人不敢恭维。  想到他那日中毒昏迷,醒来后看到她一双熊猫眼,她必然为自己担心熬夜了。  心,仿佛被羽毛划过了一般,柔柔的,暖暖的。  俊美入铸的脸庞蔓出一抹笑庵,狭长的眉眼泛出桃花灼灼的光彩来。  这一刻,不知为何,竟然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她。  焦躁不安的站起来,急急的往门外走去。翻身上马,往驿站的方向去了。  素暖抵达了驿站,询问了许多人,却并没有一人见过轻舞。素暖此刻颇为自责,她竟然忘记这是古代了,轻舞这样的柔弱女子孤身一人走在外面,被人挟持了或者伤害了怎么办?  她今早不就遇到一个人渣男了吗?幸亏她练过跆拳道,可是轻舞没有啊!  心里难过的慌……  “傻子!”忽然,背后响起一道温润如玉的声音。  好好听啊!  素暖转过头,看到玉树临风的锦王负手而立,矗立在蓝花楹树下,盛世美颜上略微憔悴。素暖方才想起这男人是来干嘛的了。  “阿……”提起包袱逃命似得开溜。  锦王施展轻功,飞身一纵,截断了素暖的去路。  “去死,去死……”素暖此刻对男人的定义就是渣男,所以对锦王毫不客气的踢了去。  锦王捏着她的手腕,死死不放,怒吼道,“傻子,你能别抽风吗?”  “我不回去,我要找轻舞。呜呜呜……”酝酿许久的内疚情绪此刻如洪水爆发,说哭就哭。  锦王瞠目结舌,虽然说女人是水做的,可是没见过哪个女人哭的这么销魂的。  “别哭了,简直丑死了。”锦王皱眉道。  素暖恶狠狠的瞪着他,尼玛,谁说的哭还要讲究漂亮风度的?
<